黃麗君

學歷-
博士: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
碩士:國立中正大學歷史研究所
學士: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
執行本計畫所在單位-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

博士論文主題與摘要

  本文藉由考察清代皇權與內務府官僚體制的互動變化,探討皇帝與其包衣奴才家人關係的長期變遷。內務府是中國歷史上特殊的政治機構,由皇帝直領的上三旗包衣佐領、管領與莊頭旗人構成,負責為天子執家事。但內務府人事銓選不歸兵部、吏部,獨立於外朝部院體系,帶有濃厚的封閉性。加上清初內務府的升遷制度尚未健全,以致包衣仕途遷轉多被局限在內廷體制之中。在此情況下,盛清活躍於政壇上的包衣,多半是與皇帝關係親密才有被特別拔擢的機會。質言之,清初包衣個人與家族的榮顯,皇權君寵是一個重要的關鍵。
  但在乾隆朝以後,隨著內務府官僚制度的逐漸完善成熟,上三旗包衣的宦途出路對君寵的依賴程度則逐漸減低。除了長久等待累積年資與透過皇帝的個人垂青外,內務府考課制度的逐步完善,讓包衣可以透過京察表現尋求更好的宦途出路。在此情況下,內務府官員能夠得缺與否,則與其擁有的任官「資格」與過去的仕宦「經歷」關係較大。而在嘉慶朝之後,隨著旗人可以參加的科舉考試常態化舉行,國家財政衰敗大開捐納之門,均讓包衣取得更寬廣的進身途徑,甚至不乏完全規避當差義務的例子。本研究藉由內務府制度脈絡的討論,試圖說明的是上三旗包衣雖與皇帝之間的親密關係,在清代中期已經不復以往的趨勢。而即便在內務府這樣高度內廷性質的衙門,皇帝都必須仰賴官僚制度來銓選官員而非宸衷自斷,更具體呈現清代皇權特質與統治型態在前後時期的差異之處。

line2

論文改寫計畫說明

  本論文預計修改的內容,依照「架構調整」、「修改論述方式」、「補充研究材料」等三個方向進行,茲分述如下:
1、架構調整的部分:  
  (1)擬增寫第一章,從入關前滿洲社會包衣的活動開始談起,鋪陳清代內務府的建置過程。其次,關於包衣人物身分性質的討論,則欲從戶口名色,階層的差異等面向,申說包衣在八旗制度中的位置。藉由新增第一章的背景知識鋪陳,可以提供讀者一個全景式的概念,也得以作為後文探討內務府人挑差、升遷制度的論述基礎。
  (2)增寫第六章,以三個家族、人物個案探討內務府包衣的當差情況,反映清代中期之後皇帝與制度的交織對包衣仕途發展的影響關係。在內廷當差行走是包衣的身分義務,也是他們得以發揮個人能力,獲得皇帝的長期信任的重要原因。若欲探討清代皇權與包衣之間關係的變化,則有必要聚焦於包衣的當差表現,進一步加以申說。修改後的論文擬增寫第六章,擬以內務府高佳氏、索綽羅氏與立山三個家族人物個案,分別探討乾隆朝以降內務府包衣當差服務的狀況,藉以呼應前述四章對於皇權與制度架構的探討。
2、修改論述方式:  
  (1)以數值圖表統計呈現內務府包衣遷轉管道的比例。本文分別從當差、科舉考試、捐納、廕敘等制度渠道,來探討內務府包衣的幾種入仕途徑。在改寫策略上,希望繼續收集內府包衣的傳記履歷資料,增加個案,以數值統計的方式來呈現包衣入仕途徑的比例與偏重,希望藉此可以得到較為客觀的論證結果。
  (2)針對行文中提及包衣身分性質的描述,區分歷史用語與敘述用語。修改論文時,將審慎調整對包衣身分描述的用語,希望採用更中立的詞彙,避免帶給讀者先入為主的印象式論述。
  (3)改寫結論部分,將內務府的研究置於更大的歷史圖景之下,反思清朝皇權的統治意義,故擬加寫一段回顧清代「官僚化」的問題,將內務府的現象與清世宗對八旗制度的改革進行比較。清世宗以官僚化的手段改革八旗制度,目的是擴張皇權,削弱旗主的權力。但內務府在清代中後期的官僚化,卻顯示出皇權不再擴張的現象,是與清初的差異之處。透過這樣的對比,正可顯示出清代皇權特質和統治型態的不同趨勢。
3、補充研究材料:  
  首先,希望擴大檔案史料的收集範圍,不僅局限于京師內務府的部分,亦包括上三旗包衣在盛京內務府、熱河與其他處的行宮、陵寢等其他內廷單位當差的檔案材料。其次,預計進一步補充目前學界的研究狀況,尤其是針對英文、日文學界研究成果的部分。

line2

著作目錄

(一)學位論文

  • 黃麗君,〈皇帝及其包衣奴才:論清代皇權與內務府官僚體制〉,臺北: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論文,2014。。
  • 黃麗君,〈孝治天下:入關前後滿族孝道觀念之轉化及其影響〉,嘉義:國立中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6。。

(二)期刊論文

  • 黃麗君,〈書評:里贊《晚清州縣訴訟中的審斷問題:側重四川南部縣的實踐》〉,《漢學研究》30卷3期(2012,臺北),頁383-389。
  • 黃麗君,〈防閑託守宮--漢唐之間以守宮為方的驗淫術〉,《史原》復刊第3期(2012,臺北),頁87-122。
  • 黃麗君,〈評述Weijing Lu, True to Her Word: The Faithful Maiden Cult in Late Imperial China〉,《臺大歷史學報》48期(2011,臺北),頁235-247。
  • 黃麗君,〈「殉節」乎?「殉國」乎?──明清之際馬家婦女的死難〉,《中正歷史學刊》8期(2006,嘉義),頁271-289。
  • 黃麗君,〈清初滿人守制考實〉,《中正歷史學刊》8期(2006,嘉義),頁249-269。。

(三)研討會論文

  • 黃麗君,〈清入關前包衣booi的幾種指稱與身份性質〉,發表於國立政治大學人文中心之「少數民族與現代中國的形塑」研究團隊舉辦「國家治理與民族認同」學術研討會,2011.12.17。
  • 黃麗君,〈防閑託守宮:漢唐時期「守宮砂」的製作與性別關係〉,發表於中山醫學大學主辦,「第八屆性別與健康工作坊」,2009.3.27-28。

(四)翻譯

  • 白彬菊(Beatrice Bartlett)著,黃麗君譯,〈清代檔案論述的回顧—1616-1999〉,收入陳熙遠主編,《第四屆國際漢學會議論文集:覆案的歷史—檔案考掘與清史研究》(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2013),頁1-57。

(五)其他

  • 黃麗君,〈蒙古國立大學與北京參訪紀要〉,《臺大歷史系學術通訊》10(2011,臺北),頁52-57。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