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雪君

學歷-
博士:清華大學中文所
碩士:臺灣大學戲劇所
學士:臺灣大學歷史系
執行本計畫所在單位-
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

博士論文主題與摘要

  氣氛無所不在,隨處可見其影響力,然由於不可見聞,使其成為專文探討的「議題」是相當晚近之事。本文在伯梅(Gernot Bӧhme)開創性的研究之後,以「戲曲劇場中的氣氛」為對象,提出氣氛主要特徵為「物質性」(materiality)與「意蘊性」(significance)。從「氣氛」到「劇場氣氛」乃至於「戲曲劇場」的思路如下:理論上所有氣氛都享有同樣的特徵,而戲曲劇場中的氣氛在回答「何謂氣氛的特徵」具有更適當條件。理由在於劇場氣氛的「生產面」特別突出,以及戲曲劇場使用「形氣神身心觀」的語言來描述與記錄劇場活動。由於氣氛(氣)具有物質性,因此能夠承載神志信息並在空間中活動,氣文化下的主體心理活動絕不只是純粹的心理,觀演雙方不必然仰賴彼此凝視, 而是以同樣流佈全身的氣,便能接收彼此的神志信息。在意蘊性方面,則分析劇場氣氛如何賦予劇場物以意義,具體上的做法是從「整體協調性」(coherence)的「強敘事」或「弱敘事」入手,並得出結論:是整體協調性決定劇場物的存在樣式(符號樣式、象徵樣式與意象樣式)。劇場物的存在樣式決定了劇場物如何作用於劇場氣氛(整體協調性),而劇場氣氛又反過來賦予劇場物以意義。
  

line2

論文改寫計畫說明

  本論文完成之後,有幸得到學位考試委員的寶貴建議,改寫計畫如下。
  (一)新增章節:「形氣神身心觀」與「時間結構限制下的舞臺空間」
  在此章中將對觀演活動中的主體與客體進行調整,以利討論。主體方面,以「形氣主體」做為討論的預設,除承襲本論文原有的論述略做修改之外,主要在於擬將形氣主體與梅洛-龐蒂提出的「身體主體」進行呼應與比較。另外,如果能夠討論氣氛的主體必須修正為身心底層為氣所溝通的形氣主體,那能夠討論氣氛的客體也不會是「幾何學空間」中的「擴延物」,筆者在論文中並沒有挑明了把「空間」與「物」整合起來談,但實有此意。如同一種主體觀便代表一種主體與主體外(他人、社會、世界等)的關係,一種物論述同樣也代表一種人與物的關係。觀眾與「劇場物」的關係為:觀眾「是如何」詮釋出現在劇場中的物,或說,物在劇場中「是如何」取得其意義?筆者特意強調「是如何」便是表明,本論文對劇場物的探索並不在於劇場物的意義「是什麼」,那樣只不過是針對個別製作中、個別劇場物的個別意義做思考,即使探究了一百齣的製作,也只是橫向堆積了劇場物的個別意義;筆者所欲為者乃在於劇場物「是如何」在「已給定的脈絡」中取得意義。修改的部分將以「時間結構限制下的舞臺空間」來指稱劇場物背後的「脈絡」。與原來的思考相比,新的論述應當會使空間與物之關聯顯明浮現。
  (二)研究方法擴及田野調查
  本論文原用之劇場文獻以京崑表演記錄與演員自述為主,忽略了田野調查,此次修改將對當代表演藝術家進行訪問。田野調查的意義除了使研究方法更完整之外,更由於表演技藝口傳心授的特性,使藝術家們仍舊使用形氣神語彙傳授與習得技藝,因此他們所使用的「語言」一方面不全然同於主流身心觀,另一方面也以自身經驗,對傳統語言進行轉換。
  (三)結論的修改
  筆者在論文中曾寫道:「『表演』是超越文化與種族的,如果在氣文化之下的表演者,會以『氣』來描述身心合一,那麼,在身心二元論底下長成的表演者,會如何面對身心合一這樣一種違反理論預設的實踐成果呢?」(頁201)目前對表演的探索中,注意到身心合一的現象已經是表演人類學中的老生常談了,多數的討論者都是從東方劇場援引資源,這個現象不能不說是與身心觀的預設緊密相連。從身心本來的合一談「身心合一」有其利處與價值(如本文),然而身心二分的文化預設要談合一,亦能從反面突顯身心合一所忽略掉的某些面相,筆者預計以表演人類學中的相關材料來補充形氣主體可能忽略掉的內涵。

line2

著作目錄

  • 《氣氛的理論建構——以戲曲劇場為開展場域》學位論文(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2015.01)。
  • 〈抗戰前後舞台語言的「自然」〉,專書論文,收入楊儒賓編:《自然概念史論》(臺北:臺大出版中心,2014)。
  • 〈狐仙故事〉,戲曲劇本,《戲劇學刊》2011年第14期。
  • 〈京劇金鎖記〉,戲曲劇本(與王安祈教授合著),《臺灣戲專學刊》2006年第13期。
  • 〈三個人兒兩盞燈〉,戲曲劇本(與王安祈教授合著),《戲劇學刊》2005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