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衡

學歷-
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社會學博士
執行本計畫所在單位-
國立台灣大學人類學系

博士論文主題與摘要

  一個常見的日本印象是:日本是一個重視地方文化與社區生活的國家。然而,在日本的新自由主義變革浪潮中,國家法規與社會重分配的保護傘被逐漸剝除。面對全球資本主義的競爭市場,地方社會該如何因應求存?在日漸凋敝的鄉間社區中,在地居民們又如何共存共榮?當地方性(locality)與「地域振興」(rural revitalization)已經變成當代日本文化政治的主要議題之時,這些看似基本的問題便更需要被認真地看待與回答。為此,我在日本進行了一年以上的田野調查:我移居到北海道南部的小鎮,參加由當地非營利組織「夢俱樂部」所主導的一個社區營造計畫:「慢慢村」。在調查期間,我針對 「慢慢村」與其他的地方活動和節慶進行長期的參與觀察,在不同的工作和聚會中和在地人合作及互動,實地理解「慢慢村」的執行者、協助者與參與者的日常生活與心態。除此之外,我也採取深度訪談、文獻檔案分析等研究方法來補足其他需要的研究資料與背景資訊。最後,我發現「慢慢村」計畫已經創造出一種超越社會聚落與行政區界線的新型態社區,我稱之為「地下莖狀的社區」。經由參與者的日常接觸、年度節慶、禮物交換以及與自然環境的互動,「慢慢村」的實踐發展出一個鏈結了異質行動者與多樣事物的共同生活模式。

line2

論文改寫計畫說明

  在論文的第二章,我簡短地回顧了戰後日本社會脈絡中所興起的多種「地域振興」的活動。這樣的趨勢與日本戰後的「全國總合開發計畫」有著緊密的關係,也可以說官僚與專家的規劃,透過國土開發計畫的體制,影響了當大眾媒體頻繁地報導「地域振興」的「成功案例」之後,日本社會中也開始形成一個新的社區營造論述與倫理觀,認為社區民眾應該要自立自強,將身邊的景物資源轉變為可以消費的象徵符號和商品,以在強調市場競爭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存活。
  在第三章裡,我主要介紹田野調查的對象,亦即北海道的「夢俱樂部」與他們的「慢慢村」計畫。為了提昇讀者對於這兩個社區的認識,我在本章中以民族誌的描寫技法勾勒出他們的社會生活與社區地景輪廓。我將以本章的材料改寫為對於社區的三個層次的分析:想像的共同體、傳統村里與論述性社群。這樣的社區三層次分析恰好也對應到社區研究傳統中的典範轉移:由結構功能論轉向象徵論,而最後走向實踐論的過程。
  我打算從地方品牌化的角度來改寫第四章,討論新自由主義體制和當代全球資本主義與地方社會之間糾結的關係。承接第二章的政治經濟架構分析,資本主義式的地方性建構已經成為北海道的產業發展重心。所謂獨立於國家與市場而存在的公民社會想像有可能只是虛像,而難以避免被新自由主義文化邏輯所滲透收編的危機。而走出具有主體性的另類道路?公民社會是否(或如何)能夠與新自由主義體制所要求的資本主義式的地方性建構共存?
  在第五章,我分析了主要的田野研究發現,並且提出了「地下莖狀的社區」的原創性概念,重新將「社區」理論化。在呈現地下莖狀的「慢慢村」社區中,成員們展現了社會凝聚力,也在實踐的過程中逐漸紮根於地方。我將從禮物經濟這個構成「慢慢村」社會生活的重要機制切入。在「慢慢村」中,地方經濟生產的殘餘物資,透過社會網絡在參與者之間流通、交換。原本可被賣作商品的物資,在交換時被重新帶入了社會關係的脈絡裡。
  論文的第六章處理倫理的議題。在本章中,我主要討論「慢慢村」作為一個「生活體制」,如何以異質而跨越社會/自然界線的生活網絡實踐支撐起一個另類、實用主義式的倫理觀。另一方面,當前日本新自由主義體制下對地方性的資本主義式建構所帶來的新自由主義道德觀則已經全面地滲透到北海道鄉間的日常生活當中。在改寫時,我的分析重點不在於直接評判孰是孰非,而是要在指出其各自盲點或限制的同時,透過田野材料呈現這兩種倫理觀如何能夠在社會生活中共存。

line2

著作目錄

  • Shih, Y. P. and C. H. Chang. 2010. “The Sweet and the Bitter of Drips: Modernity, Postcoloniality and Coffee Culture in Taiwan.” Cultural Studies/Critical Methodologies 10(6): 445-456. Special Issue: Food and Power.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