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珮琳

學歷-
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比較文學博士
執行本計畫所在單位-
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

博士論文主題與摘要

  伊索寓言為中國人最早接觸的第一部西方文學作品,它帶動了中國在十九世紀時西方文學的翻譯潮流,進而開啟翻譯研究的學術領域,對於此一作品的傳入和影響卻鮮少有完整的論述和研究。本論文旨在為其提供一個完整的紀錄,且分析較具代表性的例子,以了解該文學類型在中國環境下產生的變化。論文分為三個部分:
  一、界定文體。從希臘、印度和中國三個寓言發源地來看三個文化古國在不同的社會背景中,對寓言的定義和使用有何異同。
  二、著重兩次西方寓言傳播到中國的過程。其一是以二十世紀初期在中國西北方挖掘出的考古資料為線索,佐以史書記載,對一則可能在西元六世紀中即傳入中國的伊索寓言進行歷史背景的深入探討。其二是針對十七世紀初期耶穌會士利瑪竇、龐迪我和金尼閣對伊索寓言的改寫、翻譯和使用進行分析比較。
  三、檢視寓言文體的變化。此部份提供兩組文本對照,一組以十七世紀時董德鏞所彙編改寫的動物短篇軼事集-《可如》,對比同時期李世熊融合中西方的寓言敘述方式所進行的再創作-《物感》;另一組則為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時三個重要伊索寓言中文翻譯本的對照:《意拾喻言》、《海國妙喻》,和林紓的《伊索寓言》。
  初步研究結果顯示:西方寓言以全然的虛構故事來闡述格言或真理的書寫方式,顛覆了中國寓言從古至今著重以歷史軼事或仿歷史的寫法來傳達教訓的傾向。
line2

論文改寫計畫說明

  筆者選擇維持以英文的形式出版,希望能藉此增加國際讀者對伊索寓言傳播到中國的細節和對文體變化現象的了解。改寫計畫將以《淡江評論》三位審查人的意見為基礎,以修正並補充原稿達到資訊正確且完備為出發點,以期最終可順利以專書出版,對比較文學跨文化比較之領域有所貢獻。以下依序列點說明:

  1. 適度裁減Chapter 1關於伊索傳記、fable、parable、allegory的概念,以及印度寓言的影響等,讓焦點集中在後面學術價值較高的部份-寓言傳播到中國和文體本身的變化。
  2. 檢查Chapter 2中國寓言的分類,視需要修改並補充論述。諸如諷刺寓言、詼諧寓言等與伊索寓言有相似之處者,舉例說明。
  3. 熟悉教牧文學的文類,以此補強Chapter 3中世紀西方在傳道故事中使用寓言的部份和分析Chapter 5耶穌會教士譯改的寓言作品。
  4. 針對Chapter 5加強對明清間耶穌會入華的背景認識,訂正錯誤。任何引用到金尼閣的 China in the Sixteenth Century: Matteo Ricci’s Journal討論的部份,因其非第一手資料,將予以刪除。另以台北光啟出版社和輔仁大學出版社於1986年出版的《利瑪竇全集》(內含《利瑪竇中國傳教史》和《利瑪竇書信集》)為主要參考依據來修改相關內容。
  5. 關於金尼閣四個現存的《況義》版本,筆者在書寫博士論文期間由於得到的資訊不充分,並未實際使用法國國家圖書館的三個版本,僅申請到收藏於英國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中手抄本的掃描版,因此論及前三個版本時是依賴戈寶權抄寫並收錄在《中外文學因緣》中的內文為依據。擬重新比對並視情況改用法國圖版本,以確保原文和分析的正確性。
  6. 對 Chapter 6 李世熊《物感》中的寓言源頭再作考察,增加李世熊個人背景和歷史性的分析內容。
  7. Chapter 7 比較西方古典時期將寓言應用在教授修辭學雄辯(rhetoric)的基礎與十九世紀時羅伯聃 (Robert Thom) 在中國的翻譯本《意拾喻言》所著重的教育層面有何不同。後者序文雖開宗明義宣稱此書是為教外國人中文而作,但其在《遐邇貫珍》上重刊的流佈方式卻含有強烈的傳教色彩,甚至可視為新教的傳道故事,對此進一步論述。
  8. 清末翻譯本相關的討論,除了部分寓言在型態上承襲《況義》之外,亦需將日本當時「翻案」式翻譯手法的影響納入考量,做綜合性的分析。
  9. 就整體而言,中國吸收伊索寓言的過程中,寓言文體在不同階段經歷了程度不等的形變與質變,以此作為衡量變化的指標,重新檢視當中涉及的元素,應能獲得一個更有系統的分析結果。
  10. 針對十七和十九世紀時的伊索寓言在中國的改寫或翻譯提供更多讀者反應 (reception) 的相關資訊,包括作品的流通管道,書本的印刷文化等等。

      

line2

著作目錄

(一)學位論文

  • “Aesop’s Fables in China: the Transmission and Transformation of the Genre” is available in IDEALS. The permanent URL is: http://hdl.handle.net/2142/42278

(二)期刊論文

  • “Dying to be Immortal: Jean Cocteau’s Orphic Trilogy,” Concentric. Vol. 42.1 (2016): 193-208.
  • “Aesop’s Fables in Ancient China,” Central Asiatic Journal. vol. 59 (A & HCI; forthcoming in 2016)

(三)其他

  • Association for Asian Studies, Annual Conference in Chicago, U. S., presenting paper, “The Jesuits’ Use and Translation of Aesop’s Fables in Seventeenth-Century China.” Mar. 26-29, 2015.
  • 中研院文哲所「創新與創造:明清知識建構與文化交流」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論文:〈十七世紀耶穌會士在證道故事中的伊索寓言比較〉,2014年12月5-6日。
  • “I International Asian Congress” at Toruń, Poland, 2014; presenting paper, “Translation and Re-Creation of Aesop’s Fables in Nineteenth and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China”; joint presentation “Literature, Art, and Religion in Taiwan.” May 15-16, 2014.
  • 科技部人社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論文發表會─「匯聚新聲:人文與社會科學的交會」,發表論文:〈中國的伊索式寓言〉,2014年5月9日。
  • The 15th Annual Harvard East Asia Society Conference, “Contours of Asia”; presenting paper: “Aesop’s Fables in Ancient China.” Feb. 24-26, 2012.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