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冠伶

學歷-
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

執行本計畫所在單位-
國立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

博士論文主題與摘要

  本論文的目的在於透過西田哲學中「絕對無」的概念,嘗試進一步揭示足以作為莊子思想之代表的「環中」構造。藉由環中構造之顯明,我們得以重新思考在面對「『絕對有』還是『絕對無』?」的問題時,究竟需要深入到什麼樣的層次,才足以展現一種不同於既有的「有無關係」之模式,並且透過此一模式的開展,繼續思考關於「絕對」、「有」、「無」可能蘊含之更多的語意。我們不僅能藉此獲得形構「『絕對有』還是『絕對無』?」這個問題之更深層的依據,同時可能更積極地說明「是怎樣的『絕對有』以及怎樣的『絕對無』?」。我們欲藉此指出,「絕對無」的問題不僅是「絕對無」本身的問題,同時蘊含著「絕對有」尚未開顯的可能性,而莊子的環中作為此一可能性打開之關鍵,對於中國哲學、日本哲學,甚至是東洋與西方之哲學體系的比較而言,應該都具有某種無可取代的重要意義。

  在此脈絡下,筆者欲討論(一)在論及有無問題時,環中所處的哲學史脈絡以及哲學上的可能性;(二)如何釐清環中與儒家之「實有」(亦即東洋式的「絕對有」)的同與異,以及在同異之間展現出的連續與斷裂;(三)我們如何通過「絕對無」來把握環中所代表的獨特意義;(四)此種意義之顯明能否幫助我們獲得重新思考莊子儒門說的可能性、以及正視莊子儒門說於思想史上代表的哲學意義。

line2

論文改寫計畫說明

  由於本論文的目的在於,通過莊子的環中,具體地展現一種東洋式的有無關係,於此關係中,我們得以發現「絕對無」所蘊含之「否定性」與「根源性」是如何深入到一種來自於「否定」的根源義、以及如何說明代表著「根源」的否定義;換言之,我們通過絕對無展現出一種不同於「絕對有」之脈絡下的「否定」與「根源」意義,此種關於否定與根源之多出的語意,正是我們認為「絕對無」較「絕對有」更為根本的重要依據。

  然而,「絕對無」所欲對話的「絕對有」,不應只是西方意義下的絕對有,同時也必須擴及東洋意義下的絕對有。誠然學者屢屢指出,有與無分別代表著西方與東洋的不同思維型態,但此一判斷從不意味著我們無須更進一步思考:若在東洋的思想中,除了「無」之外,尚存在著儒家所代表的「有」的思維,那麼所謂的「東洋的無」究竟是排除了儒家的實有之無,還是能夠將儒家的實有亦包含在內的無?如果絕對無排除了儒家的有,那麼這樣的無如何可能作為東洋的代表?但若東洋的「無」事實上是將儒家的「有」包含在內,並且給予積極的說明,那麼,這樣的無又是怎樣的無、是如何讓儒家之「有」獲得真正的肯定,而這樣的肯定是否蘊含一種儒家之有得以自我徹底化自身的可能?

  為了要讓上述的問題獲得更清楚地呈現,我們嘗試通過改寫持續深化問題本身,亦即:若環中的意義不能局限於莊子儒門說的內部,而是莊子儒門說把握到了環中於莊子思想中的重要意義,那麼,環中代表的究竟是怎樣一種思維模式,一方面使得儒門在欲深化自身絕對實有的體系之際,不得不通過援莊入儒以完整自身;另一方面卻又暗示著,若僅停留在援莊入儒則無法觸及環中使得莊子得以作為莊子的真正理由。要言之,我們嘗試通過深入環中所代表的大圓結構,指出東洋思維模式的基本構造。環中作為此一構造之具體呈現,其所展現之「有」與「無」始終是東洋的有與東洋的無,始終是內存於大圓、由大圓之有無關係所重新把握之有與無。援莊入儒能否成說,關鍵並不在於莊子的思想是「有」還是「無」,而是究竟要透過東洋的有還是東洋的無,才能更根本地開顯大圓所蘊含之有無更內在的關係。此一關係的顯明,足以說明為何莊子儒門不足以窮盡環中,卻仍然作為深入環中的重要線索,以及為何環中、太極、渾沌均可視為大圓之呈現,卻終究分屬於不同的體系,並且存在著無可化約的具體與抽象之別。

line2

著作目錄

(一)著作目錄

  • 2014年12月,〈論《莊子》思想的「矛盾性」─「渾圓」原型提供的線索〉,《漢學研究》第32卷第4期(2014年12月)頁33-62 。